宁波东方知青论坛知青家园区往事如烟 → 兽医札记


  共有121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兽医札记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衲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104 积分:7800 威望:0 精华:47 注册:2018/1/12 17:48:25
兽医札记  发帖心情 Post By:2021/9/13 9:56:09 [只看该作者]

        兽医

在我众多个对自巳将来的职业设想中我从来没有预想到自已会成为一个兽医。

也许会兽医的不愿或不善写下兽医的经历,想写的又没有兽医的经历:也许传统的偏見,这一职业从不被看好,至今,我还没有看到有关“兽医传记”之类的文字。在上山下乡那一段岁月里,我有一段当兽医的经历,迟疑之余,还是准备写下几则。

              (一)当兽医

我当公社兽医,始于大队打猪瘟疫苗。那些年猪瘟频发,兽医部门巳有了预防疫苗,但疫苗出冷库后必须在48小时內用完,而释稀后的疫苗必须当日完成注射。公社兽医显然无力完成这几千头猪的防疫注射,因此,公社先举办了预习班,让各大队派员培训。大队让我参加,会后发放了注射器。统一防疫之日到了,我按配液比例、时间要求,是较好完成了大队近一百头栏猪的防疫注射。老乡们見我会打针,就把拉稀、不爱吃食、生皮肤病的小猪抱耒让我医冶,我只好尽力勉強对付,居然也有不错的效果。(当然我买了一本兽医书,备了一些常用药)

我们公社没有兽医,只一位从慈溪聘请来的兽医,(主要完成公社内仔猪的阉割)。因为有了以上传闻,公社领导让我担任公社兽医这一工作。

25元一月的工資,外加3元钱一月的每天外出补贴,这对于每天如此辛苦,仅能糊口的生产队劳作,无疑是一大吸引,何况,这三年耒,我的左膝关节巳得了严重的关节炎,想想大多数知青尚在泥田里翻滚,这祥的机会难得,我未作三思,担任了这一工作。从此,我背了个药箱,跟随我的师傅,浪迹在田野山乡,穿村过户,为千百户农家的栏猪治病、阉割,为生产队的耕牛防疫治病。

        (二)学阉割

说到底,猪的生长期就那么十来个月,期间也很难得什么疑难杂症,公社兽医的主要工作是为全公社几千头仔猪阉割。小猪生长到三个月左右,就得阉割,否则这些牲畜就会兽性勃发,影响生长。对于雄性小猪来说,非常简单,只要把猪侧面按倒,在那个部位消消毒,揑住,用刀片划开、剂出,扭转着拧断,刀口上逢上一针就好了,让猪在干净的草垫上休息,不到半天猪就会进食,一切正常。而对于雌猪来说,则比较复杂了,二个卵巢生在腹腔内,在体外的相应部位划开一道半月状的刀痕,只能划开皮层,接着用一个手指(右食指),错开皮层,用力搗破肌层和腹膜,在猪的腹腔内探摸,期间,猪的掙扎嚎叫、肠的蠕动、猪主人焦急担心的目光,你用二脚分别踩住猪颈、尾巴的同时,必须凝心屏气,全心思用手指探索到卵巢,并按住在腹壁上,接着用刀勾顺着手指进入腹腔,在手指的配合下,把卵巢按捺在刀勾上,手指与刀勾配合,慢慢将卵巢拉出体外切断,接着手指又进入腹腔,探索腰椎另一侧的那一个卵巢,用同样的方法将其取出。说说也不简单,在眼睛看不到,又没有仔猪给你实习的情况下,要掌握这门技能确实不易。

也许学生出身的我不谙拜师学艺这一套规矩,自已没有做好,也许我这个师傅根本就不愿教我,我学会了他可能会离开,因为我们公社是六十元一月从慈溪聘请来的。我学会了雄猪的阉割,他从来不让我尝试一下雌猪的阉割,也亊出有因,广大农户也不愿让他们的猪给我这个生手实习。其后,兽医站有了一辆旧自行车,我师傅就一人骑车出行,我只好一人背个药箱,在这方圆十几里的乡村奔波,雌猪的阉割我没能耐光顾。

公社领导見状,将我送余姚兽医站学习。兽医站的老师,系六十年代农技学院兽医专业的毕业生,他们诊疗牛的疾病,医术誉满全县,可阉割雌猪这一行也不行,理论上会讲,实践上从没学过,农技学校没有猪可供他们实习。去了两个月,跟着那些老师出诊,学会了一些牛的疾病诊疗,掌握了一些外科、挂盐水、中毒类病例的处理,平时也有时间较系统地学习了兽医知识,而雌猪的一阉割依然不会。

阉割是公社兽医的一门基本功,也是最难学的一门技能,没有学会,愧对为我买单的广大农家(公社兽医站每年有几千元的合作医疗费收入)、愧对公社领导!我又备礼去三七市公社、云湖公社兽医师傅处拜师学艺,但是,没能操刀动手阉割,光靠看、靠讲解是学不会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没有哪个农家肯让他家的猪给你实践。

非常无奈,我是绞尽心机。根据相关书籍的介绍,过去有民间学艺的,用老式棉鞋内放上布钮扣,闭上眼用一手指在鞋内探索,接着用刀勾将钮扣拉出------的记載,我就用肥皂水注入橡胶套鞋内,把椽筋连接上,并打上一个蚕豆般大小的结子,放在套鞋内,营造猪腹腔的环境,接着闭上眼腈,用一根手指摸索,把结子按在套鞋壁上,用刀勾沿手指插入,手指与刀勾配合,将结子拉出,在寝室内反复做,经常做,可以说,只要在猪的腹腔内摸到卵巢,我完全能够将其勾住并拉出。可猪是活的,在挣扎,腹内有许多肠,痳疤,你找的到吗?农户肯给你实习吗?

我把目光盯住了洋畈大队猪场。饲养员是个老头子,我给牧场猪治病、阉割雄猪之余,向老汉递烟、闲聊,格外殷勤,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我象新发现一祥询问,这些雌猪好象没阉过?他说是的,你不会阉吧?我开始第一次说谎:会的,我巳阉过好多头!他有些迟疑,我又递上烟,说,你帮我抓住猪好了,我没问题!

阉割开始了,我坐在板凳上,两脚巳牢牢踩住猪,我让老头子端来水,冼了手,用带刀勾的刀片在正确的位置去毛、酒精消毒,包括自已的手指,接着,我划开了皮层,用右食指稍错开皮层,用力直捅猪腹,我终于第一次触及到滑溜溜的满腹肠子,在腰椎边摸索,我巳感觉不到猪的嚎叫声、它的挣扎,全神贯注在手指上------我摸到了——连着软软的输卵管,我按平日训练的手法,将其按住,接着小心冀冀地让刀勾顺手指插入,在刀勾与手指的配合下,勾住,拉出,切除,-----我又摸索到腰堆椎另一侧的卵巢,同样将其拉出切除-----

我松了一口气,但还不敢庆贺。那老头子要我继续阉割另几头猪,我说,今天猪喂得有点饱,明天少喂一点我再来。其实,我心里没底,我要等明天看看我的“处女作”再作道理。第二天,进入牧场,一切正常,老头子告诉我那头仔猪早已进食、走动。我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底气大增,那天上午,把剩余的猪都阉割了。其后就在我相好的、熟悉的社员家里为他们词养的猎阉割,(过去我不敢、也不好意思提出)我会阉割雌猪的消息很快传开,我走到之处,农家纷纷让我阉割雌猪。我师傅身体壮大,体重九十多公斤,手指粗壮,控制猪有利,但刀口大,又不大注意消毒,术后老有感染。等我来阉割的农戸也越来越多。一些时间后,我师傅提出我们分区域“分而治之”,公社研究后同意,我也乘机买了一辆旧自行车。至此,我奔波在这片乡土上,成为一位名符其实的公社兽医。(待续)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红果果
  2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3430 积分:77173 威望:0 精华:108 注册:2009/10/19 12:53:52
  发帖心情 Post By:2021/9/13 11:23:46 [只看该作者]

李老师兽医札记阅读,刻苦研究为猪绝育,使猪能长快长好...,真不简单!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句章翁
  3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2783 积分:17978 威望:0 精华:70 注册:2014/2/8 16:18:48
  发帖心情 Post By:2021/9/13 23:03:32 [只看该作者]

   勇于担当 敢于探索 勤奋好学是我辈特有的生存之道,边干边学『在游泳中学会游泳』也是那个年代的特色,干一行爱一行 敬岗爱业更是我辈惟一的选择,三者和谐的统一也许就是传说中的『知青精神』了吧!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随意虎
  4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058 积分:91078 威望:0 精华:133 注册:2009/9/22 10:15:07
  发帖心情 Post By:2021/9/14 8:14:41 [只看该作者]

老衲兄早晨好!想不到你还是学医的,给动物看病也是一个不错的手艺!


[img]http://www.nipic.com/show/2/83/4558822kb9d55277.html[img]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广鸟
  5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1203 积分:9216 威望:0 精华:72 注册:2020/11/24 19:14:47
  发帖心情 Post By:2021/9/14 8:25:02 [只看该作者]

老衲,那时作为一个知青,为了生存,也顾不得许多了,能挣钱养活自己就可。

 回到顶部
美女呀,离线,留言给我吧!
土木艺术
  6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6166 积分:36840 威望:0 精华:92 注册:2010/3/30 11:24:44
  发帖心情 Post By:2021/9/14 12:06:41 [只看该作者]

    衲老师当年做兽医,不仅需要勤奋好学,还得艺高又胆大,才能成为一位“名符其实的公社兽医”。不简单!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