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知青论坛文学作品区文章荟萃 → [原创]长篇小说《我从黑土地走来》1


  共有1971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长篇小说《我从黑土地走来》1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胡可明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44 积分:1098 威望:0 精华:8 注册:2017/12/29 17:14:3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1/11 10:49:46 [只看该作者]

17

 

 

时光荏冉,岁月如歌。那些梦一样的日子远去了,一颗伤痛的心已经疗愈,尽管它曾经饱风霜。曾经过,曾经拥有过失去过 ,但只是曾经,与现在的日子无关。那些充满激情的日子被尘封在记忆中,与其怨天怨地不如真实面对。肖丹桂明白,人生就像骑单车要想保持平衡就得始终往前走

空闲的时间里,肖丹桂发奋地创作,在郝股长精心指导下她的创作灵感被激发出来了,接二连三在《兵团战士报》发表文章,引起了报社高层关注。一天报社来人了,在郝股长的陪同下同肖丹桂进行了深入交谈,发现了她可塑造的潜能。幸运女神又一次降临了,她被招录为报社通讯员,经过短期培训,又成为特派驻团部通讯员,这一头衔使她有了拓展的空间,更激发了她创作的欲望。自此,她经常往返于报社和团部之间。

有一次,她来到佳木斯知青精神病院去看望疯了的姜天国。在医院楼道尽头的大厅,是病人们集中活动的地方。粉色的病号服,中间一张乒乓球台,散座在各处表情异样的男女。一切比想象中平静得多。病人们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着的,以各自不同的姿势持久发呆。彼此之间不见交流。有好几位在屋子中间走来走去,细细碎碎的步子,一圈又一圈,反反复复。其中一位就是国。这个可怜的姜天国还没尝到爱情的果实,已丧失了人间的喜怒哀乐,他叫不出肖丹桂的名字,像祥林嫂一样耷拉着脸,痴呆呆地看着你。家庭遗弃了他。肖丹桂一阵心酸,泪水充盈了眼眶,一个年轻轻的帅小伙就这样别无选择要走到他人生的终点。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肖丹桂一睡不着就琢磨起是谁这么缺德,诬告她和郝股长不明不白的事,使她丧失了绝好的上大学机会。她一个一个排查周边的人,觉得最有作案动机的是小芳爹和张反修,小芳爹可能性更大些,因为他来团部的机会多,神不知鬼不觉,偷偷摸摸把举报信一塞进信箱,他的阴谋就得逞了。不行,肖丹桂不甘心,现在她有了更多的活动空间,一定要想方设法抓住小芳爹的狐狸尾巴,让他原形毕露。

郝股长也憋了一肚子委屈,那年代他是国家掏钱培养的大学生,现在正是应该回报社会,施展自己才华的当口,但现实的道路则是举步维艰,处境压抑,舒展不开,更想不到还蒙上了不明不白之冤,人世间不可捉摸的事情真是太多了。

世事多变,太阳下山又上山。窗外,乌云密布,不一会儿下起了瓢泼大当太阳战胜了乌云露出笑脸时,一条灿烂的彩虹挂在天际。一切事物有它的必然性,也有它的偶然性。这期间正逢《兵团战士报》招贤纳士,郝股长被选拔进了报社,当上部门领导,这对他来说可谓如鱼得水,驾轻就熟。他的想法跟肖丹桂如出一辙,既然他得到了这个机会,就要抓住在报社工作的便利,挖出匿名举报自己的人。

肖丹桂上大学的闹剧已烟消云散,渐渐淡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郝股长吩咐手下一名得力的记者,姓关,上海知青,是正儿八经老三届高三毕业生,因为“文革”丧失了上大学机会。郝股长独具慧眼交待他下去采访调查工农兵上大学的成果,以激励留下来的知青积极向上为来年上大学作准备。关记者是个明白人,郝股长的事儿他早有所闻,他心领神会,承诺一定会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随着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到访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的来京,剑拔弩张的中苏关系缓和了,战争笼罩的阴影稍稍驱散了。

上面决定机枪连合编到十五连,战士们放下枪,有的当上了管理人员,有的当上了老师,更多的充实到机务队伍。小炉匠很失落,他失去了手中的枪却没有失去手中的农具,黑土地仍然是他一个农工终日的伴侣。他没有鹏程万里的远大理想,他的理想很简单,他只盼望有一天手中的小镰刀能换成小笔杆,能变成方向杆。这也是每一个农工的追求。小炉匠担心和肖丹桂的距离越拉越远,忧虑美满的姻缘或将成为泡影。在腾不出身来的日子,小炉匠绞尽脑汁在给肖丹桂的信上写了一些面对面说不出口的话儿,以表达他的爱慕之情。肖丹桂收到信后,很难抉择,她感到和小炉匠还没有发展到相爱的层面,他们只是乡邻乡亲,只是互相照应而言,双方父母的愿望代替不了子女的择偶选择。她总觉得小炉匠献殷勤的背后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虚情假意,至少还没有真正了解他。每一个女孩子,要把自己的一辈子交给一个男人,的确需要深思熟虑。看人,更要看心。

记得有一次,在客流量最多的时候,小炉匠一进商店就“哇!”的一声叫了起来,并立马坐在地上,说是脚崴了,一副极其痛苦状。她一看这情形,赶紧奔出柜台搀扶他起来说:“你不要紧吧?”小炉匠说:“疼,我走不了了。”肖丹桂连忙说:“那我扶你去医院。”商店到医院的路很短,但人很多,跟小炉匠熟悉的人也不少,路人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年青美貌的女孩子搀扶着小炉匠一拐一拐走向医院,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一路上小炉匠满面春风,热情洋溢地主动和熟人打招呼。有跟小炉匠关系好的说:“小炉匠,你真行,什么时候让我们吃喜糖啊?”说得肖丹桂红了脸生气道:“别瞎扯,没有的是,他脚崴了,我只是扶他去医院。”在众目睽睽之下,小炉匠极其兴奋地拐完了这一段路程。医生一看,三下五除二,拿捏几下就完事了。小炉匠也一点不疼了,直说:“这医生的水平真高。”还走回了连队。事后肖丹桂觉得很蹊跷,这小地方的医生真有那么神奇?捏弄几下就没事了?她疑惑小炉匠是不是自导自演在耍伎俩,好让众人知道自己是小炉匠的女朋友,让她接受既成事实,这一招可真历害。肖丹桂难以置信,如真是这样,这极大地伤害了她的自尊心。她没有给小炉匠回信,当面也绝口不提来信的事。小炉匠心急如焚,又没自信当面提起,恐怕肖丹桂一口回绝,让他无地自容。

接下来的日子他俩显得很平静,就象两艘停泊在港湾里等待装载货物的船只,只有装载满了才能起航,驶向彼岸,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起航。

 

 


 回到顶部
总数 88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