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知青论坛文学作品区文章荟萃 → [原创]长篇小说《我从黑土地走来》1


  共有2818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长篇小说《我从黑土地走来》1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胡可明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业余侠客 帖子:161 积分:1243 威望:0 精华:10 注册:2017/12/29 17:14:31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7/15 14:31:58 [只看该作者]

47

 

 

人生在世,有人抬举你一下就前途广阔,有人打压你一下就暗无天日。我这个没有根基的返城知青只好逆来顺受。谁让你不学着走走领导路线。有些伤口时间久了就会慢慢长好有些委屈想通了也就释然了有些伤痛,忍过了疼久了也成习惯了然而却在很多孤独的瞬间,又重新涌上心头。

别以为一个工人上调到科员是升迁了,其实不然,实质上收入反而减少了,当工人有营养费、超产奖、安全奖、节假日上班有加班费,而科员就没有了,这对于本已囊中羞涩的我来说减少了一大笔收入。这下好了,连香烟铜钿也没了。

厂里的财务科有七八个人,在三间办公室办公真是冤家路窄,我被分到了和包兰一间办公室,本来我一看见她就会起鸡皮疙瘩现在每天要见,而且还要一起共事,简直郁闷死了。她也未曾想到,我这个曾被她诬蔑为扒手的人会进财务科,以为我有什么来头,便一改以往那种视而不见的傲慢神态,表面上有事没事来找我搭讪说上几句虚伪的客套,暗地里处处提防我,怕我会不会成为她爬升的绊脚石。她觉得自己先进财务科为大就可以压着我,指使我干这干那。我唯唯诺诺,心里直发痒,恨不得一拳把她打倒在地,发泄一下我的怨恨。假如真把她打倒在地,那我也没好果子吃了。理智告诫我有些事情只能在心里琢磨琢磨,想想而言,不能付之行动。

一到发退休工资的日子,财务科门前就早早聚集了一大帮老头老太,热闹得像赶集,他们像多年不见的亲朋好友,个个笑逐颜开,围成一团互相问候,继而天南地北畅谈家事、国事、天下事,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小道传闻,儿女情长、口若悬河。现在这种火爆场面看不到了,要看,只能到银行门前去看了。财务科新来了我这么一个大龄青年,自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几位大妈装模作样地在门前晃悠,我哪里知道她们私下里在偷偷打听我的来历。

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之中所注定的,婚姻也是。不是这家人不进这家门,话虽古老,说得有道理。

没过几天,热心的谢珍爱悄悄地对我说:“有人托我给你说个对象,女孩子挺漂亮的。”我面露难色,尴尬地说:“谢阿姨,你真好,你给我介绍的对象,人家都嫌弃我,真不好意思,现在我连去约会的自信心都没了。”谢珍爱不忘鼓励我:“别这么说,现在找对象哪有一两次就成功的,有道是好饭不怕晚,好戏在后头,说不准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我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依然期盼有个温馨的港湾,看到和我同龄人的小孩早会打酱油了,心里不免焦虑。俗话说:“穷做亲,富做生。”再穷的人也要聚媳妇啊。

康乐饭店旁边,老江桥的桥脚下有闻名遐迩的半边街。说它是街,其实只有连在一起的几十间低矮的平瓦房,因为平瓦房都在一边,另一边临奉化江,所以就美名为半边街。一边是江,一边是街,俨然一幅宁波版的《清明上河图半边街上白天渔船云集,充斥着三教九流,八方好汉各显神通,出名的有讲评书的“张少策”,江湖卖艺的“王少楼”,算命测字的“奇巧灵”,还有卖梨膏糖的“小热昏”......热闹非凡,好比北京的天桥。一到晚上那里就门庭冷落车马稀,成了恋人们谈情说爱的好去处。这次约会谢珍爱给我们挑在半边街的一老字号鱼行门前。

路灯亮了,大地已经沉睡了,微风吹拂江面,江上荡起层层涟漪,轻拂着停靠在江边的渔船,街道像一条波平如静的河流,蜿蜒在茂密的树林里,只有那些因微风沙沙作响的树叶,似在回忆着白天的热闹和繁忙。突然天空刮起一阵狂风,一片乌云从天边急涌过来,很快遮住了星星和月亮,眼看要下雨了。我忐忑不安,心里诅咒老天爷也跟我过不去,这大雨天人家会来赴约吗?这回真干脆,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就要泡汤了。朦胧中见一个女子款款而来,落落大方止步在我的不远处,飘逸的乌黑长发完美地衬托着她白皙的脸颊,俨然一位从水墨画中走出的古典仕女。嫣然一笑细声道:“你好。”过几次挫折我对找对象已失去了自信,面对这样一位美女我傻傻的自惭形秽,不知所措,神魂颠倒地也跟着说:“你好。”就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好一阵的寂寞。双方木桩一样着不动。正在这时,老天爷帮了个大忙,下雨了,真是一场及时雨啊!雨如万条银丝从天上飘下来屋檐落下一排排水滴像美丽的珠帘。鱼行,雨,一对初次约会的男女因雨被困在鱼行中央......   

事后谢珍爱对我说:“宁波话,鱼、雨、缘、读音同,真乃是天公作美,天赐又是在半边街,男的一半女的一半,相逢是圆满无缺呵。”杜甫有诗曰: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我哪里知道正是因为这场雨,那期盼已久的爱情种子正悄悄地在滴滴答答雨声中发芽了。

鱼行门前有两条石凳,那是方便给渔民歇脚用的,我拿出随身携带的金茹歌送给我的手绢掸了掸,请她坐下。她也不矜持,于是我俩就并肩坐在硬邦邦的石凳上,那一刻我几乎能听到她呼吸的声音。总不能这样冷场啊,一时间我搜肠刮肚,鼓起勇气,讲起了在北大荒的故事。


 回到顶部
总数 94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